昨天脑洞的补完

匆忙的补完了昨天的脑洞

前半段勉强能算大纲,后半段只能说是大纲的大纲了

BE,狗血

------------------------

背景设定是十八九世纪上流社会。本来是三个火枪手的时代,考虑到那时候的枪的技术还不太行,往后挪了。依旧是父子关系,叶子是个贵族少爷。

 

舞会过后,莱戈拉斯搂着光裸的女人躺在床上。

女人用慵懒的声音问:“昨天晚上那个妆画那么浓的女人是谁啊?”

莱戈拉斯面无表情:“我爸的新情人。”

女人用娇嗔的语气说:“难怪,他都不理我了。”

莱戈拉斯正要答话,门突然被人撞开,砰得一声枪响,叶子怀里的女人额头开了一个洞,一动不动了。莱戈拉斯呆在当场,只看到一个黑衣人转身而去。

事情震惊了整个伯爵府,虽然死者凯瑟琳的只是个小小的歌剧演员,但所有人都认为黑衣人的目标其实是伯爵的儿子,而且凶手居然闯入伯爵府如入无人之境,让人不得不心生恐慌。瑟兰迪尔伯爵震怒,下令全府封闭,彻查凶手。当天参加舞会的人都留在了城堡里。

莱戈拉斯好动,被关在家里无聊得,第二天就叫了几个朋友同几个交际花在客厅里喝酒取乐。伯爵带着他的新情人从门口经过,只冷冷的看了他一眼。倒是那个叫李昂娜的小妞冲莱戈拉斯抛了个媚眼,她长得有些异域风情,的确很漂亮。莱戈拉斯也回以轻佻的一笑,他的朋友连连吹口哨。

午餐过后,莱戈拉斯跑到父亲的书房,在门口碰到李昂娜,她看起来对莱戈拉斯很感兴趣,上下打量他一番,把他拉到走廊一边的阳台问他是不是在军队服过役。莱戈拉斯说是,李昂娜笑说难怪,军人身材都特别好。这时候瑟兰迪尔在屋里叫她,李昂娜冲莱戈拉斯妩媚一笑,说改日深谈。莱戈拉斯笑了笑。其实他很惊讶,因为父亲以前除了他从不让人进书房,其实他自己也很少在父亲在书房的时候进入。

彻查进行了好几天,所有人都出不去,莱戈拉斯憋得快疯了,李昂娜总在瑟兰迪尔看不到的地方想办法接近他。莱戈拉斯对她没兴趣,所以不胜其烦。最后还是没有找到凶手的踪迹,倒是把老管家和几个仆人累倒了。伯爵终于下令解禁。

莱戈拉斯第一时间跑出去晃悠,正好这天是凯瑟琳下葬的日子。好歹是有过露水之恩的女人,莱戈拉斯就去参加了葬礼。尽管一个人也不认识,他还是挨到了最后,之后去了酒吧。他刚喝完第一杯酒,一个男人凑过来,自称凯恩,是凯瑟琳的哥哥。莱戈拉斯看他一眼,的确眼熟,就让他坐在身边了,还给他叫了杯酒。

两人喝了一杯酒,聊了一阵,凯恩说自己是首都秘密警察,伯爵有极大的可能涉嫌贩卖国家机密,要求莱戈拉斯协助调查。

莱戈拉斯说我凭什么相信你。

凯恩出示了证件。

莱戈拉斯说我又为什么要帮你。

凯恩怪笑:瑟兰迪尔伯爵和自己的儿子形同仇敌,众所周知。

莱戈拉斯说传言不一定是真的。

凯恩说,并不只是我怀疑他,你要是能帮他洗脱罪名更好。

莱戈拉斯慢慢喝着酒,不说话。

凯恩说不用急,因为你在皇家军队服过役,而且到X国前线打过仗我才信任你。如果你不信我的话,你去你父亲的书房里找,应该能看到和敌国往来的信函。如果你决定协助我,下周这个时间还是在这个酒吧见。他说完就走了。

莱戈拉斯跑回家,冲进父亲的书房,结果看见李昂娜正在为瑟兰迪尔口X。看到他,伯爵没叫女人停下,只皱皱眉说什么事?莱戈拉斯火了,冷冷的说:我要和你单独谈谈!瑟兰迪尔摆摆手,叫李昂娜出去,大方的收拾好裤子。莱戈拉斯也不说话,冲到书桌后面。他知道墙上有秘密保险箱,小时候父亲当他面打开过。他打开一看,里面有一沓信还有一枚印鉴。他把信翻了一遍,甚至还挑了几封大声读了出来,果然都是敌国来信。最后,他扔下信,拿着印鉴质问你为什么这么做。

瑟兰迪尔瞪着他,似乎对他的行为感到非常意外。过了许久才说,这是我的职责,不关你的事!

莱戈拉斯生气的指着他的鼻子:我早知道我父亲是这么一个混蛋!接着摔门走了。

他跑回自己的房间一个人闷着,晚饭都没去吃,想睡觉但满脑子都是瑟让人口的表情。最后受不了还是跑去了一家钙吧。他早知道这家钙吧,但是从来没进去过。今天他有点自暴自弃,找了个入眼的就钻进房间。他们刚开始亲门就被人撞开了,两个身高体壮的佣人把他绑回了家。瑟兰迪尔冷冷看着他,说我怎么有你这样的儿子!莱回敬你也不像个父亲!瑟暴怒,狠骂了他一通关他禁闭。

莱回到房间,他的活动范围只限于他住的二楼西侧,但他毫不在乎,这座城堡根本关不住他。他安分的呆了几天,奇怪的是,李昂娜居然不来找他了,偶尔看见也只是打个招呼就擦肩而过。

等到约好的那天,莱戈拉斯从窗台爬下去,到酒吧去找凯恩。

莱对凯恩说了在书房发生的事,凯恩说他太冲动。告诉他,他们在找的间谍代号“雨燕”,印鉴上是一只西飞的燕子的形状,叫他回去再偷偷和对一下。

瑟向国王汇报,被政敌攻击质疑,国王说信任他。瑟松一口气,说保证查到。

莱回书房找,没有找到印鉴,出门却碰到李昂娜。莱对她起疑,抓着她胳膊质问她来做什么。李昂娜冷笑。正巧碰到瑟,莱被训斥,愤怒离开。

父子多日没有说话,莱要么在家喝酒,要么在外喝酒。除此之外只去了一两次歌剧院,凯恩找他也不管,只说还没找到,当然这也是事实。

瑟截获了“雨燕”的信,重新得到国王信任。他比较来往的信,发现印鉴有微妙的不同(“雨燕”和接头人的)。

正巧伯爵生日,伯爵府举行聚会,莱冲回,拨开莺莺燕燕直接拉上瑟要和他跳舞。瑟说他醉了,不理他,让人送他离开。莱说我自己会走,跌跌撞撞的走到宴会厅外,看见李昂娜远远在走廊上。莱跟踪,结果跟到了男厕,发现李昂娜是男人。李昂娜冷笑:你爹亲近我就是因为我长得像你,结果我什么也没捞到。莱抓住他的肩膀把他紧紧摁在墙上,质问他来的目的。

这时候瑟来了,李昂娜趁机逃跑。

莱说我让管家杀凯瑟琳,你肯定知道,但你没有阻止。

瑟不答。

莱说你其实根本受不了别人碰我!

瑟还是不说话。

莱干脆亲上去。

……OOXX……

之后瑟摸着莱肩头的鸢尾花纹身说,什么时候弄上的。

莱说好几年了,你都不关心我。

瑟笑,说很漂亮。

莱说恨这个国家,因为杀死了母亲,囚禁了父亲。

瑟摸着他的头说,你想离开就离开吧。

莱说想和他一起离开,瑟答应。

第二天莱在瑟房间醒来,瑟离开前两人拥吻,被李昂娜看到。

莱在瑟走后去找凯恩,告诉他雨燕是李昂娜,凯恩对消息来得这么突然有些惊讶,但是莱说得证据确凿,他还是把莱说的内容写下来,当着莱的面放进了隐蔽处的联络信箱里。

两人要分手的时候莱问:还有别人知道你找我吗?

凯恩说:没有,这是我自己的想法,局长觉得我的方案太急功近利,但我等不了,因为我是凯瑟琳的哥哥。

莱说:感人的兄妹情,你去陪她吧。接着开枪打死了凯恩。

 

莱回到家,瑟正在看一封信,看到莱进来,把信收起来,叫他收拾行李。

警察来抓李昂娜,瑟一点也不惊讶,说她已经走了,往XX方向。警察谢过,离开了。

之后莱说:我们走吧。

瑟说:好。

两人的马车刚到城外忽然停了,赶车人居然是李昂娜,当然已经换了男装。他拿枪指着莱对瑟说,雨燕,你要保证我的安全,否则杀了你儿子。

瑟从怀里拿出印鉴(接头人):你是说这个?这是你放在我书房里的吧。

李昂娜一手接过,把另一个印鉴扔给瑟,说对,你藏的真深。

瑟仔细查看了印鉴,的确和往来的信件对得上。

突然冒出一队人,瑟说把我们拿下吧。

李昂娜和莱都大惊。

瑟说这是直属皇帝的卫队,都跑不了,接着自己承认是雨燕,指认李昂娜是接头人。

卫队领队下令抓人。

莱慌了,拿枪指着围上来的卫兵,说不许动瑟。

瑟很淡然的说,没错,我就是,放了莱,跟他没关系。

莱开枪打死一个卫兵,被回击,瑟把他扑到,自己中枪,血染红了衣服。李昂娜趁机逃跑,失败,他恶狠狠的说,真正的雨燕肩上有鸢尾花纹身。

莱撕开自己的衣服,露出肩头的纹身,瑟绝望的闭上眼。莱用枪指着自己的太阳穴大喊:放开瑟兰迪尔伯爵!领队下令“捉活的!”所有的卫兵都离开瑟围向莱,有人开始给瑟包扎伤口。

莱安心的笑了。

“对不起,父亲,再见了。”

他扣下了扳机。

 

 

PS.

1莱戈拉斯去歌剧院是为了传递消息

2卫生间里的质问其实是为了偷偷把真正的雨燕印鉴塞进李昂娜衣服里

3勾引和杀掉爹的前情人都是为了引爹注意,中二的熊孩纸

4国王其实并不完全信任瑟伯爵,暗中派人监视他


我知道这个脑洞还不太完善而且bug无数

可是脑出来不写下来就老想着,浑身难受

而且也没时间太细化了,所以先这样放着吧……

感觉脑洞们诞生在我的脑子里都是投错了胎_(:з」∠)_

如果有人喜欢,能拿去写完就再好不过了_(:з」∠)_

评论(28)
热度(20)

© 袖小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