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十度金(试写,又名:霸道总裁爱上我)

瑟莱版的五十度灰,原作实在槽点太多,想了解可以戳这里

俺从诸多的槽点里取了几个:苏、情色、SM

目前对这篇的打算就是轻松杰克苏小言卖肉HE文、无大纲、随时可能坑

试写章,看评论决定是否往下写

名字随手写的,求建议

要不叫:霸道总裁的五十道阴影?

------------------------------------

我坐在总裁办公室外宽大的沙发上,心里有些忐忑。从我到这里开始,墙上那个科技感十足的银灰色挂钟已经走过了十五分钟。

“咳、咳。”轻咳了两声,嗓子终于舒服了一点。从大学到MW科技公司有整整两个小时的车程,这一路上我什么也没喝,早知道会等这么久,出门的时候就该从容一点。

我向前台的美女秘书要了一杯水,她离开座位,把玻璃杯递给我。我道了声谢,趁她转头往回走的时候偷看她的西装套裙,我不太了解女装的牌子,但看起来似乎很昂贵。我又低头看了眼自己的旧球鞋和洗得发白的牛仔裤,在高档布料和一丝不乱的金发的对比下,越发显出我是多么缺乏准备。所以让我等了这么久吗?我在心里对着总裁办公室的红木大门比了个中指,暗暗希望我要采访的这位总裁不会太在意着装之类的细节。可是从他公司一丝不苟的装潢来看,这似乎不太可能,于是我只好祈祷这次突如其来的任务能快点结束。

 

两个半个小时之前我还躺在自己的床上,陶瑞尔叫醒我的时候我正梦到自己在树林里猎杀蜘蛛,她一边揩着鼻涕一边用浓重的鼻音对我说:“莱戈拉斯,今天的采访你替我去吧。”

“什么采访?”我揉着眼睛,下意识地问。

“给校报的撰稿,采访对象是MW公司总裁。”

“可是我从来没做过采访!”我的大脑终于有些清醒了,它告诉我正在接受一个几乎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你可以的莱戈拉斯,问题单子都已经列好了,我还准备了录音笔,你只要照着提问,回头把录音带给我。”她递过来一张纸和一个小袋子。

我快速的浏览一遍,问题似乎都挺简单的。

“好吧,如果你不怕我搞砸的话。”

“我相信你不会的。”她说着,向我咧嘴一笑。虽然她的红鼻头让这个表情威力减半,我还是感受到了一阵寒意。

“好吧好吧,我尽量。”我只好点头,其实我从来都没法拒绝陶瑞尔,谁叫她是我青梅竹马的好友兼大学四年的舍友,更不用说如果拒绝的话会被她怎样“报答”。

MW公司距离我们的住处有段距离,我赶忙起床换衣服出门,连水都没顾得上喝一口,临走的时候陶瑞尔还提醒我记得要求拍照。

 

于是,两个多小时后,我坐在真皮沙发上,不知所措的等那位神秘的总裁接见我。坐在车上我才想起我对采访对象除了名字和公司之外一无所知,于是我拿出手机来搜,可是可怜的2G网络除了“MW公司进军行业前十”这样的废话之外什么也找不到。陶瑞尔提过电视报纸上对他的报道很多,只是极少登照片,可天知道我从来不看科技新闻,这个时候也只能赶鸭子上架了。

我比约定的早到了十分钟,但时间到了总裁办公室的大门还是没有打开。等待让我坐立难安,我尝试和美女秘书攀谈,刚问了两句话,她简短回答后立即露出职业化的笑容,虽然赏心悦目,但我总觉得那笑容里有“这问题真蠢”的意思,只好作罢。为了让自己不那么焦躁,我只好想象这位名叫瑟兰迪尔的神秘总裁会是什么样子。MW科技公司业务覆盖全国,连我这个对科技毫无兴趣的人都知道它的名气,我想其总裁一定是个典型的成功人士。一位挺着啤酒肚的中年大叔浮现在我的脑海里,他满脸油光,还戴着一副土气的眼镜。“说不定还有秃顶”我在心里说,脑中的大叔立刻变成了地中海,我不由得被自己的想象逗笑了。

美女秘书疑惑的看了我一眼,就在这时,总裁办公室沉重的木门打开了,一个棕色头发的男人一边走出来一边对门里说:“那我们就约定下周了。”他个子挺高,穿着一身笔挺的深蓝西装,显得挺拔而健美。

“好的,我会提前把时间空出来。”门里响起男人的回答和皮鞋声。深褐色的橡木门被推开,里面的人走了出来。我终于看清了他的模样。

男人很高,比他的访客还要高上半个头。铁灰色的西装剪裁合体,流畅的线条从宽阔的肩膀延伸到健壮的胸背,在腰腹处收紧又顺着挺翘的臀部延伸下去,一双长腿看得我挪不开眼睛。

美女秘书上前为访客按开电梯,又用询问的眼光看向穿铁灰西装的男人,我猜这就是我要采访的对象。访客走后,瑟兰迪尔问道:“下一个是佩斯大学的采访?”他的口很气随意,美女秘书却显得有些紧张,连忙指着我说:“已经来了有一会儿了。”

瑟兰迪尔看了我一眼,弯弯嘴角,接着转身走进了办公室。

我呆了呆,直到美女秘书轻声提醒:“进去吧”才反应过来,起身的时候又打翻了玻璃杯,剩下的半杯水全泼在了我的牛仔裤上。我只好用包挡在前面,迈着笨拙的步子走进办公室。

总裁办公室很大,墙壁和地板都是白色的,只有家居用了深色,看上去是实木,或许这是他的高端品味,但这种冷漠的对比只更加让我觉得自己不该呆在这个地方。瑟兰迪尔本人正坐在茶几前等我,看到我进去,抬手指指对面的沙发。

我过去坐下,我们之间只隔了一张不到一米宽的茶几,让我能近距离看清他的容貌。他好年轻!我心里感叹道,虽然第一眼就发现他比我想象的要年轻得多,但近看他不过三十岁,而且长相异常英俊。他随意的捋了下微卷的淡金色头发——稍稍凌乱的发丝让他看上去更有魅力了——用深不见底的海蓝眼睛注视着我。

我脑中一片空白,好半天才说出一句:“你好,瑟兰迪尔先生。”

“你好。”他向我伸出手来,手指纤长,我忙伸出手与他回握。指尖相触的一刹那,有股奇异的兴奋像电流一样传遍我全身,我连忙抽回手。但转眼我又后悔了,他一定会以为我很害羞,说不定会以为我是Gay,虽然我的确是。

为了掩饰尴尬,我对他笑了笑,从包里拿出问题单。

“你那里,不用擦一下吗?”

我抬头,见瑟兰迪尔正用饶有兴味的眼神看着我胯间的水渍。好丢人!我感觉自己的脸瞬间烫到能煎鸡蛋。瑟兰迪尔好心的递给我一盒纸巾,我低声说谢谢,水已经彻底渗进牛仔裤的布料里,留下一片尴尬的印子,我只好抽出两张纸象征性的擦了一下,心里想,幸好不是咖啡。等我抬头,他正微微侧着头看着我,我这时才想起——

“瑟兰迪尔先生,陶瑞尔小姐今天身体不适,所以由我来代替她做采访。希望您不介意。”

“那么你是?”

“我叫莱戈拉斯,是陶瑞尔小姐的室……呃、我是说同学。”

“这样啊。”他简短的回答,听不出情绪。

为了避开他锐利的眼神,我低头拿出录音笔,把它架在面前的茶几上。他斜靠着沙发,一手撑住椅背一手托着下巴用食指轻抚着嘴唇。我想他在努力表现出耐心。

“抱歉,我对这些不太熟。”喉咙有些发干,我摊摊手,掩饰自己的紧张,“其实、这是我的第一次采访。”

“我也是第一次接受来自大学的采访。”他微笑,用轻柔的语气说:“很高兴我们拥有彼此的第一次。”

天哪他笑起来好看!我在心里尖叫。他暧昧的话让我的脸又开始发热,但多少让我放松了些。

“您不介意我录音吧。”

“既然你已经准备好了。”他指指桌上的录音笔。

“抱歉。”我不好意思的笑。

“不,我不介意。”他好心的说。

“谢谢。”我舔舔干燥的嘴唇,说道:“那我们开始吧。”

评论(68)
热度(65)

© 袖小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