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十度金(又名:霸道总裁爱上我)2

被电影郁闷到了,写点傻白甜

------------------------------------------------------

他注视着我,微微点点头。

“呃,陶瑞尔小姐是否向您解释过这次访问的目的?”我看着他的西装领口,避开那双太过吸引人的眼睛。

“解释过,这篇访问会出现在校报的毕业特辑里。因为我已经接受贵校邀请,作为毕业证书的颁发人出席毕业典礼。”

这可是个大新闻!我在心里吼,一想到这位大不了几岁的帅哥会把毕业证放到我手上大脑就有些短路。我看了看手中的问题本,尽量表现得专业一些。

“那么,瑟兰迪尔先生,有几个问题想请教您。”

“请吧。”他扬了扬浓眉,微笑说道。

我按下录音笔的开关,坐直身子,让自己显得端庄而有威严。

“瑟兰迪尔先生,您如此年轻就创立了遍及全国的产业,请问您认为您成功的秘诀是什么?”

他轻哼一声,露出有点失望的表情:“做生意最重要的是人,莱戈拉斯先生。我了解我的员工,知道他们每一个动作的意图,了解他们最大的才能和激发他们的动力。我所有的决策都基于对事实的把握和分析,但本质上,识人之明让我让每一个人在他的岗位上发挥最大的效能。”他的语速很快,似乎类似的话已经重复到厌烦。

这位先生比我想象的还要自信!虽然问题不是我拟的,但他漫不经心的态度让我有点不舒服。我有点不服气,下一个问题我特地加强了语气:“您为何选择科技产业这一行?”

“现代社会,即便住在大山里的人也知道,科技正在改变人们的生活。能把握新技术脉搏的人就是能改变未来的人,MW的成长历史也证明了这一点。”

“但说不定你只是运气好。”糟糕!我把心里想的直接说出来了,陶瑞尔的问题本上可没有这句话,希望这不会搞砸这次采访。

他微微一停,眼中闪过一丝惊讶,接着说道:“我不相信运气,莱戈拉斯先生。你没听过‘越努力工作,运气就越好’这句话吗?经营公司面临的抉择成千上万,只有能牢牢把握方向的人才不会迷失。但更重要的还是为团队找来合适的人才,通过人去掌控公司的一切。”

他的语气严肃了一些,但听起来并没有不悦,我索性多问一句:“您不觉得自己似乎有些控制欲过强吗?”

他向前倾了倾身子,面无表情的注视着我:“的确,我喜欢把一切都掌握在自己手中。”听起来不带一丝玩笑的意味。

他突然的靠近让我我脸热心跳起来,也许是因为他的外表太过吸引人,也许是因为他认真起来的表情,我知道他可能只是在警示我“他不喜欢这个问题”,但胸口还是不受控制的小鹿乱撞,一时找不到词句来继续对话。

“我相信具有出色领导才能的人,才有资格拥有至高的权力。”见我没有答话,他补充道。

“您对您的公司拥有至高的权力吗?”他的话话让我忍不住想嘲讽他,但话一出口就觉得有点愚蠢。

他轻轻一笑:“MW全国员工不过八千多人,但如果那天我对这一行业失去了兴趣,打算变卖相关产业,会有几万人失业,上十万人入不敷出。这符合你对‘权力’的定义吗?莱戈拉斯先生。”

“当然,如果不需要向董事会报告的话。”

“这间公司是我的,不需要经董事会同意。”他挑挑眉。

我应该感到羞愧,因为如果我稍稍做过功课就应该知道这件事,但他的狂妄口吻让我无言以对,所以我抿了下嘴,决定换下一个话题。

“您在工作之余有什么爱好吗?”

“我的爱好非常多样,莱戈拉斯先生。”他的唇边闪过一丝笑容,语气忽然变得玩味起来。

我的脸又开始不自觉的发烫,连忙低头照着问题本往下读:“假日里你会做什么让自己放松?”

“放松?”他轻抚着嘴唇像是在寻找词句:“我会用各种方式填满空余时间,比如出海、飞行……当然还有其他的。”他的眼睛像是因为想起了什么坏事而亮了起来,那种不自在的感觉又回到了我身上。

几个类似的问题之后话题转向了家庭:“您曾因事业而放弃了家庭生活吗?”话说出口我恍然明白这是在旁敲侧击的询问婚恋情况。

他显然一眼看穿了问题的本意,冷笑了一下答道:“我有一个哥哥和一个妹妹,他们和我的父母都有各自的事业和生活,对现状并没有什么不满。我暂时也没有增加家庭成员的打算。”

陶瑞尔你这个八卦女!我一边在心里叫着一边问出下一个问题:“您是同性恋吗,瑟兰迪尔先生?”

他的眼睛瞬间睁大,居高临下地看着我,眼中的寒光像是要射穿我。我极度后悔,怎么一字不差的照着稿子读出来了呢?连一点修饰也没有。陶瑞尔该死的好奇心!我的采访对象看起来生气了,我以为真的要搞砸了,一时不知所措,呆呆的抬头看着他。

他转瞬又恢复那幅面无表情的样子,沉默了一会儿,答道:“我从未与男性交往过,莱戈拉斯先生。”

我看了一下本子,刚才是最后一个问题了。

“都结束了……非常抱歉,瑟兰迪尔先生,我只是照着问……”

“问题不是你拟的?”他扬扬眉,微侧着头问我。

“不是,是陶瑞尔写的。”

“那么,你是她校刊社的同事?”他摩挲着下巴看着我。

“呃……不是,我只是她同专业的同学。”

“是你主动替她来访?”

“不,她身体不舒服,临时决定我替她来。”我耐着性子答道,到底谁才是采访人!

他突然笑了,露出整齐洁白的牙齿:“既然你问了我这么多问题,也要告诉我一点你的事才公平。这么说,你和她一样,都在下个学期毕业?”

“是的。”

敲门声响了起来,外面的金发美女走进来说:“总裁,您的下一个会议十分钟后开始。”

瑟兰迪尔做了个手势表示知道了。

“非常感谢您接受访问。”我不想再在这地方多呆,连忙趁机会告辞。

“不客气。我一般不接受访问,你更应该感谢陶瑞尔小姐的锲而不舍。”

我不知该怎样作答,只好微笑一下,在心里大叫:我就知道是这样!她执着起来就像一头牛!

“你毕业以后有安排了吗?”

“还没有,其实我还在忙论文的事情。”我停下收起录音笔的动作,有点诧异的看向他,他正抱着胳膊看着我。

“我的公司有不错的实习机会,如果感兴趣的话可以考虑一下。”

这是……在向我提供工作机会?说实话,我真不觉得自己的表现值得给他留下深刻的印象。我一时间弄不清他的用意,只好说:“谢谢您,瑟兰迪尔先生。但我不太确定我适合MW。”

“为什么这么说”他靠在沙发上侧头问我,兴味盎然。

“不说我的专业是文学,就算其他方面……也显而易见。”我看向他用高档红木的办公桌和真皮座椅,还有我身上磨起了毛边的牛仔裤。况且还有一个不想让他知道的原因——为这么一个喜欢洞察人心、控制欲超强的老板工作,我怕自己会因为压力过大而早衰。

“我看不出来。”他直视着我轻声说,眼神似乎又多了几分认真。

我再度感觉胸口砰砰直跳,几乎让我无所适从,只好尽快收拾好自己的东西告辞。他站起身,说和我同去。我想拒绝,他却笑道:“会议室在楼下,我们只是恰好要乘同一部电梯,莱戈拉斯先生。”我不好意思的笑笑,跟在他身后走出办公室。刚才的金发美女连忙走上前按下电梯开关。瑟兰迪尔挡住门,示意我先进,按下楼层按钮的时候又被他抢了先,他的礼貌让我感觉受到尊重又有点自愧不如。

电梯里只有我们两人,我从擦得锃亮的电梯门上看着他的倒影,他一手插兜随意的站着,一双长腿一览无遗。高大的身材,英俊的容貌,优雅的举止,这样完美的男人让人自惭形秽又为之倾倒。

胡思乱想的时候电梯已经到了。

“再见,莱戈拉斯。”

“再见,瑟兰迪尔先生。”

他微微一笑,电梯门关上的时候,我似乎听到他说“我们还会再见面的”。

评论(21)
热度(61)

© 袖小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