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篇单纯的【被电影刺激了以后求自我治愈的】密林父子肉文

极度OOC!慎入!

涉嫌剧透!之前忘了加这句_(:з」∠)_

被提示违规于是挪私博了

于是完整内容请戳这里

密码:“丧失”全拼

-----------------------------------------------

前面大概是熊叶子在外面玩够了半夜回家钻进大王房间,大王惊讶之余和儿子用肢体语言交流了一下感情。第二天王子出现震惊了众精,晚上密林举行盛大的宴会欢迎王子回家,大王照例提前回到寝宫,给叶子留下和朋友们相处的时间,但叶子没留多久就去找大王了。

 

莱戈拉斯快步走向国王的寝宫,门口的侍卫向他行礼,他颔首致意,侍卫们眼中闪过讶异,又很快恢复了面无表情。他恍然想起,以前他从未做过这样的举动。没想到不过短短十几年,自己就发生了这样的改变,密林却还是他刚离开时的样子。

未曾改变的,还有他的父亲。莱戈拉斯踏进寝宫的时候,他正为自己倒上一杯多卫宁,听见他来了,就着还未放下的酒瓶又倒了一杯。

“Ada……”

精灵王没有回答,只是把酒杯递到他面前。

莱戈拉斯接过,父子两人轻碰一下。莱戈拉斯一饮而尽,芬芳的液体带着辛辣流入腹中,醇厚的回味在舌尖流转,似乎从胸口到四肢都得到了慰藉。

“这酒,还是一样的好喝。”

瑟兰迪尔笑了,火光映亮了他的双眼。

“这是那一年酿的酒,现在刚好是品尝的时候。”

莱戈拉斯知道,“那一年”就是他离开的那一年。对精灵不过一瞬的年岁却可以把新醅变成陈酿,也让离巢的雏鸟倦飞归巢。

“Ada、我……”

他明明有许多话想说,旅途的艰辛,异国的见闻,在那些昔时的同伴面前,他侃侃而谈,而面对他最亲密、最渴望向他倾诉的人,反倒什么都说不出了。

而瑟兰迪尔,他的父王,只是为他斟满酒,温柔的看着他,仿佛他什么都可以说,也什么都不用说。

他忽然不想再面对这样的眼神,一如他离开那天不忍面对他的表情。他知道自己的任性伤了他,却不敢想伤他有多深。十几年的岁月非但没有让愧疚淡去,反而把他刻意忽略的东西一遍遍刻上他的心头,直到他再也无法视而不见。回来的路上,他曾无数次设想过回来可能会遭到的责罚和冷遇,这或许会让他的自责减轻些许,但内心深处有个声音告诉他:不会,因为那是他的家。

他放下酒杯,单膝跪地,捧起国王的手。

“我的王,我的父亲,请您宽宥我的过错……”

瑟兰迪尔轻叹一口气,单手拉起他搂进怀里:“莱戈拉斯,放下你的自责。无论发生什么事,你都是我的孩子,你永远是密林的骄傲。”

莱戈拉斯把头埋进父亲的胸膛,闭上双眼贪婪的嗅着熟悉的气息,这一刻他才觉得,真的回家了。

瑟兰迪尔抚摸着和自己一样的金发,亲吻他的额头和眼帘。

……

……

“Ada……我爱你……”睡神降临之际,莱戈拉斯喃喃的说道。

回答他的是落在额角的轻吻。

“我也爱你,我的儿子。”

--------------------------------------------

睡觉前临时决定要写就写我也是蛮拼的_(:з」∠)_

撸完这篇我被电影刺激的心终于治愈了~

有任何逻辑问题请参考标题,博主睡一觉然后继续艹论文去

小伙伴们再见~下次更可能是三月了~

评论(21)
热度(74)

© 袖小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