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灵骸骨7

莱戈拉斯感激的按按他的肩膀。阿拉贡简短的交代了接下来的安排,转身指挥助手们继续手上的工作。

莱戈拉斯掏出手电和笔记本,上前查看这两幅真人大小的肖像。画中人被描绘得明丽俊美,仅凭面庞近乎分不出性别。他来回踱着步子好看清全貌。南面墓墙上的人手持花环,目光充满慈爱,褐色长发如瀑布般倾泻而下,衬托着精致的面庞,像是盛开的玫瑰般柔美而瑰丽。而北面画上的人持权杖而立,衣着与棺中的男尸几乎一模一样,料想应该是“他”。莱戈拉斯走到这幅画前细细端详,男精灵的五官如刀刻般深邃,英挺的剑眉和高挺的鼻梁让他有种似曾相识的错觉。他打开手电扭了几下,朝画上照过去。画中人的容貌在聚光灯下更加栩栩如生,连淡金色的发丝都分毫毕现,湛蓝的眸子明亮锐利,仿佛正穿透的漫长的时光看向现世。突然灯光一闪,精灵的目光随着一亮,那眼神像是直刺进他的内心。莱戈拉斯心头一慌,往后退了一步,鞋帮撞上了石棺发出“咔嗒”的声响。

“怎么了?”阿拉贡问。

“没、没事。”莱戈拉斯摆摆手,在心中安抚自己:“不过是一副画而已,再逼真也不过是死物。”他吸了口气定下神,拿出相机对着肖像拍了几张照,又翻开笔记本借着昏黄的灯光写字。

“你有什么新发现?”阿拉贡凑过来问。

“嗯……还不确定。”莱戈拉斯思索着说。

“嘿!又不是公开发表,私下说说而已。”

“这么说吧,”莱戈拉斯组织着语言:“根据已有的信息推断,这个古墓的主人极有可能是这位精灵贵族。”他指向北墙上的肖像。

“你这口气真像你那位装模作样的导师,要我说这就是明摆着的!”

莱戈拉斯笑了:“你说的我也同意。”他的眼睛映着灯光,露出孩子般崇敬的神情:“教授只是措辞严谨而已,他总说所有的结论都必须有确切的证据和严格的推理……”

阿拉贡连忙摆摆手打断这个话题:“我同意我同意,不过这是一对贵族夫妇是可以确定的吧?”说着,他指了指面对面的两幅像。

“对,从头冠和衣服上能看出来。”

“哦!你是说从棺材里拿出来的那个?”

“不,这倒是有疑点的地方。”莱戈拉斯摇头,“棺材里的那个虽然和那个很像,”他指着男精灵像的额头说:“但是花纹不一样,镶嵌的宝石形状尺寸也有差异。”他翻出笔记里的图给阿拉贡看。

“真的!放在一起看区别很明显……有意思……那么有解释吗?”

“还不清楚,我会试着读一下石碑上的字,我拍了照片。”

两人又聊了几句。今天的收获让人兴奋不已,等助手把两幅肖像都清理干净几人便启程返回,路上还不停的讨论那两幅肖像和神秘的头冠。莱戈拉斯迫不及待想把一天的见闻记录下来,刚回到营地就直奔工作间,一直忙到夜里。

等他想起看时间的时候已经过了九点。莱戈拉斯打了个哈欠站起身,揉着僵硬的脖子走回寝帐。屋里灯亮着,他叫了声“阿拉贡”,却没人应。莱戈拉斯走进去一看,顿时呆住了。自己整齐的床铺被翻得一团乱,钱包、衣服扔得七零八落。连床下的行李箱都被拖出来打开,里面的东西散了一地。他捡起钱包看了看,几张大面额的钞票不翼而飞,零钱和卡倒是还在。

“营地里有小偷!”莱戈拉斯赶忙清点了自己的物品。还好,带来的工具书籍和资料都还在,衣物用具虽然被弄乱了,却一样没少,实际上,除了水晶护身符,什么都没丢。莱戈拉斯松了口气,又觉得有点可惜,那东西虽然不值钱,但毕竟是母亲给的。

门口传来踢踢踏踏的脚步声,阿拉贡走进来,一见他就说:“在找什么东西这么大阵仗?”

莱戈拉斯摇摇头答:“有小偷来过,我的床被翻得一团糟。你……那边少没少东西?”他本想说“你的床偷没偷看起来也没什么区别”又把话咽了回去。

阿拉贡粗粗检查了一遍,把被褥往旁边随便一堆,坐在行军床上笑着说:“看来那小偷找错地方了,我们两个都不是有钱人。”

莱戈拉斯耸耸肩:“嗯,我丢的钱倒是不多,可万一再摸到别人的帐篷去呢?还是报警吧。”

阿拉贡忙做了个噤声的手势,神情突然严肃起来:“你要知道,这些雇来帮工的都是本地人,还比我们人多。嫌酬劳少了偷鸡摸狗倒没什么,要是惹毛了他们,在这穷乡僻壤的地方,有麻烦的可是我们,还是不要声张的好。”

莱戈拉斯想了想,悻悻的点点头。

他本想再同瑟兰迪尔讨论今天的进展,经过这一番插曲也没了精神,索性在睡前发了条短信:“教授,今天在墓室发现精灵线索,但头冠还有疑点。”

 

听到手机响,瑟兰迪尔停下手中的工作,拿起手机看了一眼,思索了一下回复道:“好样的,加油!等你的好消息!”

门外有几声轻响,大概是夜风刮动了帐篷的门,瑟兰迪尔起身,开门朝外面看了看,什么也没有。他退回帐篷内,又仔细的把门窗检查了一遍才坐回工作台。

 

莱戈拉斯看着回信,烦闷一扫而空,又写道:“我们的帐篷失窃,请注意安全。”刚要按发送又改成:“营地偏僻,请注意安全。”想了想又觉得突兀,还是改成:“明天去城镇,请您注意安全。”

“好,你也是。晚安 :)”

瑟兰迪尔居然发了个表情!想象着教授面无表情按手机的样子,莱戈拉斯无声地大笑,他忙往旁边看,阿拉贡正背对着他。他捂着嘴又看了一遍短信,把手机塞进枕头下,合上了双眼。

----------------------

今天突然多了半天假,所以……

评论(19)
热度(35)

© 袖小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