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 ABOUT密林之再谈政治

原本我以为这系列已经结束了,但第三部电影上映后各类评论层出不穷。我从中学习了不少,也发觉以前说过的问题其实并没有说清楚。原先的政治篇只浅层猜测了欧洛菲尔和瑟兰迪尔的政权来源,以及这一支辛达与西尔凡种族的关系问题,对于密林内部政体并没有详细讨(nao)论(bu),所以忍不住再写一点。但本人并没有受过政治学和国际关系的专业教育,只能凭借半吊子的社会科学知识和粗浅的理解猜测一二。因此,本文带有大量不成熟观点和私货,只求各位看客一乐,切勿当真,尤其是还要参加政治考试的GN们。不过,理性的讨论和科普永远是最受欢迎的。

让我们借电影中些许的镜头来管中窥豹。密林王的第一场戏就是审问矮人——花絮透露的这部分和原作一样,瑟兰迪尔审问了每一个矮人,并非单是索林——询问他们的目的和去向,并且表示可以对他们的行动加以援助,在遭到拒绝后下令将矮人关进监狱,并且一百年也不嫌长。在这里,瑟王扮演了一个法官,不,法庭的角色,审讯、定罪、量刑、宣判一人包揽,说明瑟王独揽司法大权,起码在“抓到矮人”这种涉外司法事务上是这样。

密林王宫的第二幕戏,审讯半兽人,瑟王除了随手砍掉俘虏的头了进一步昭示了司法大权之外,还颁布了一道行政命令:关紧国门,不准进也不准出。“行政”这个定语或许是可以商榷的,因为从后来的陶瑞尔私自离开遭到流放来看,这道命令的实际法效力几乎等同于法律。但我们从此仍然可以看出,瑟王对王国的行政事务也拥有说一不二的权力。

至于军事大权,我想无需分析,瑟大王领兵出战的一系列场景为大家所津津乐道,在征服无数观众的同时也肯定了他的军事大权。

综合以上,我们可以得出结论:在霍比特人时期,密林王国是集司法、行政、军事大权于一人(精)的独裁君主制国家,现代社会所讲的三权分立中的立法权虽然在电影和原著中都未加体现,但认为同样把握在瑟王之手显然比其他的解答要更合理。由此看来,瑟王对密林的一切事务拥有裁决权。基于我们所学的历史知识,在这样的国家做一个平(diao)民(si)会是一件分外痛苦的事情,可好在瑟王是一位开明的君王。否则他的手下怎么能光明正大的偷喝他的酒,甚至连卫队长进行汇报时都表现出轻松随意的姿态(这其实是个大槽点)。

此前还讨论过密林的大规模经济活动,比如修造道路和宫殿之类的大型工程,对外的贸易往来,极有可能也是由瑟王为主组织的。从访问孤山和与巴德商谈来看,瑟王还需负责外交事务,真是比牛仔还忙。试想一下,诸多责任压在一身,几千年保持理性而克制,日复一日的处理诸多事务而不厌烦,也不在权力和金钱的诱惑下迷失,大概真是只有精灵才能做到的事,不,即便是普通的精灵也未必能做到。

那么莱戈拉斯,作为密林唯一的王子,在他父亲所主导的政治和军事体系中,又扮演一个怎样的角色呢?

说实话,我没有找到足够的信息,霍比特人原著中并没有莱戈拉斯这个角色,而电影中与王子责权相关的只有他带领密林卫队猎杀蜘蛛、逮捕矮人、传达国王命令关闭国门这几个片段。我们仅从军事方面推断,如果说瑟王是密林军队总司令,他则是副手或高级将领,在密林王不在场时拥有军队的决策权。但与刚铎和骆汉的人类王储相比,他这个将领当得实在潇洒。连五军之战这样的大战也不必领兵或冲锋陷阵,除了瑟王的默许,更是因为不存在“父王年老体衰,需代行职责”的问题。此外,从审问半兽人来看,他对密林事务或许还有质询和建言的权力,但听不听就是瑟王的事了。

总结一下,从政权角度来看,密林可以说是“瑟兰迪尔一个人的密林”,还有一个永远都无需继位的王子。当然瑟王可以委任臣子去负责具体的事务,但最高决策权依旧在他手中。这依旧是我以前提过的,大规模私企模式,或者说得更直白一点:“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好处是决策高效,除了瑟王之外的精灵几乎都可以不必思考世界大事,坏处是密林的一切发展都完全依赖于瑟王的智慧。当然,从瑟王的表现来看,他是完全能够胜任的。

这样说起来很没意思,甚至在写下前面的分析的时候我也觉得有些老生常谈。有意思的是由此引申而来的观点和评价。(以下含私货,请慎重阅读)

成长在现代社会,习惯以“先进”、“落后”的思维方式去考虑问题的我们对着“民主”、“自由”等字眼有着本能的好感,几乎在看到“独裁”的一瞬间就会自发的冠以“倒退”的名号。但我想说,适合的才是最好的,而并非先进的才是最好的。

我们再看看五军之战前后时期的精灵的生存状态:因人类活动的增加,生存空间减少,荒野上半兽人横行,未被肃清的邪恶依旧在蠢蠢欲动。连洛林和林谷都要凭借魔戒的力量才能安然度过,更不用说没有魔戒的密林。近有蜘蛛群,远有多尔戈多的暗影,这样危机四伏的环境下,唯有生存才是第一要务,任何能保证精灵族群生存延续的力量都可以说是正义的。就好比一个群体在面对切实而紧迫的难题时会倾向于服从一个最高智慧(未必是一个人),在安逸轻松的情况下更倾向于各持己见的民主。或许有人会说:这太“人类”了,可是精灵虽然比人类更超脱,但依旧需要生存,何况从精灵极低的繁殖率(这是另一个话题了)来看,精灵的生命常常比人类更加脆弱和宝贵。

由此可以想见,瑟兰迪尔治下的臣民,虽然天性叛逆而喜好自由,但在跟随他们的王走过几千年风雨之后,早已顺服并且习惯这样一位睿智、强大的君主为他们带来的安定。危机来临时,他们无条件的信任他的决定,依赖他的智慧,服从他的一切命令。敢于反叛他的,只有他的儿子,和尚不知天高地厚的小精灵陶瑞尔。不得不说,这样的设计果然是当代人反抗权威精神的体现,我相信以原著的逻辑,必定不会加入这样的角色。托老讲述的毕竟是贵族和精英的神话,是宗教救赎的史诗,不是描绘民众生态的浮世绘。从原著中能挖掘出种种符合现实世界逻辑的推断,是源于托老对世事的洞悉和对创作的严肃态度。

再多说两句,虽然教科书写得一板一眼,但政治从来不是按着图纸制成的模具。制度的固化往往来源于既得利益者对现有体系的固守,和被损害者的不思进取。如果说精灵是拥有深远智慧的种族,我相信他们的统治者会在几千年的世事变迁中由内而外的进行改良,而不会像人类一样陷入欲望的窠臼。

评论(11)
热度(55)
  1. 长汀许无梨 转载了此文字
  2. 林方家冰箱里的鲱鱼罐头许无梨 转载了此文字

© 袖小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