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王笑了,少见的露齿而笑,仿佛王子的话比最机灵的弄臣的笑话还要滑稽。

“你还不懂得什么叫做王权,我的孩子。”

他向前一步,站在露台的边缘,高昂着头,以在高堂上睥睨群臣的姿态看向远处。阳光照在他手中权杖顶端的红宝石上,夺目的反光刺痛了王子的眼睛。年轻人扭头避开,顺着父亲的视线看过去,目光越过宽阔的庭院,投向稀疏的林中。那群贵族子弟正背着弓箭追逐猎物。忽然一只鹿中了箭,蹒跚地逃进树林深处。那些痴狂的少年看到这一幕,尖叫着驱赶猎犬,它们一拥而上,将挣扎的猎物制服在地,少年们欢呼着围了上去。

王子不屑地哼了一声,这一片树林完全处在皇宫卫队巡视范围内,那些娇贵的动物和圈养的家畜一样温顺,最多不过给这些半大的孩子取乐用,只有凶猛的野兽才配得上真正的勇士。

国王在这时开口,成功的把年轻王子的思绪从荒野拉回父子伫立的小小露台。

“看那林中,你是这片森林的主人,便也是那些鹿的主人。它们仰赖你的仁慈才得以生存。你喜爱它们吗?当然,春天,你派人为它们清除溪流里的淤泥,让它们能喝到干净的水。冬天,你为它们送去草料,不让它们在饥寒交迫中死去。可是,在你需要一副鹿皮手套来送给情人,或是一副鹿角用来装饰大厅的时候,你也会毫不犹豫的举起刀。

“而那些猎犬,看起来唯你马首是瞻,当你激动呼号,它们也狂吠不止,当你射中猎物,它们冲锋陷阵。但它们的动力可不只是餐桌下那几块带肉的骨头,更因为它们明白命运掌握在谁的手里。前一刻它们还是猎鹿的利器,下一刻就能变成一顿美味佳肴,只要你高兴。”

“但是,你要记住,我的孩子。”国王深深地看了儿子一眼,继续道。

“一旦你倒下了,那些畜生体内凶残的狼性就会苏醒,它们会像撕扯猎物一样把你撕成碎片。而那时候,那些你以为曾经施恩于它们的鹿,只会懵懂无知的等待它们的下一任主人。”

国王停止了讲述,王子却依然注视着他,表情甚至有些呆滞。看到父亲看向自己,他连忙恭谨地垂下视线。年轻的孩子显然需要一些时间来消化这些话,但良好的教养让他及时掩饰了自己的失仪。

国王微笑。

“你还年轻,我的孩子,还有很长的时间去思考这些。现在,我们不如去餐厅吧。我想,中午会有一道美味的烤鹿肉等着我们。”

评论(10)
热度(14)

© 袖小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