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灵骸骨9(下)

因为比较短改上下了

-------------------------

莱戈拉斯心里一惊,忙说:“我们只想找人,并没有伤人的意思!”举火把的人却不理会,用他们的语言急促的说了几句。他的同伴们点点头,其中一个上前一步,一个利落的手刀劈在阿拉贡后颈。

“啊!”莱戈拉斯惊叫一声。

但已经晚了,阿拉贡软倒下去,那人把他架起来绑在树上。他的胸口还在起伏,看来只是晕倒了。

同一时刻,另一个戴兜帽的人把莱戈拉斯的手剪到背后绑了起来。

“我们走吧,先生。”

言辞虽然礼貌,但口气中的命令却很强硬。举火把的人说完扬了扬下巴,转身走向两棵山毛榉之间。莱戈拉斯被两个戴着兜帽的人押着跟在他身后,他们的另一个同伴和射箭人尾随,向森林深处走去。

不知走了多久,林中越来越黑。微弱的火光中,莱戈拉斯只能看见领路人的脚跟,他必须踩着他的脚步才不会被虬结的树根绊倒。这些人的步履轻盈,不徐不疾,与其说在赶路,更像是在林间散步。但莱戈拉斯一直暗暗数着经过的树木计算距离,估计他们的速度其实不亚于他和阿拉贡追进森林的时候。

拐过几个弯,穿过无数高大繁密的林木,莱戈拉斯已经记不清方向。忽地听见溪水的潺潺声,脚下不再是枯枝败叶,而是坚实的土石,踏在上面发出清脆的响声。莱戈拉斯隐约看见他被带着走过一座桥,在一扇巨大的门前停下。举着火把的领头人说了句什么,沉重的大门缓缓打开,巨石擦过地面发出嘶哑的悲鸣,露出内部幽深的黑暗。

在一闪而过的火光中,莱戈拉斯只来得及看到和古墓门上相似的装饰花纹,接着就被押进了大门。一瞬间,莱戈拉斯以为他们进入了另一个世界。周围是彻底的黑暗,只有领头人举着的火把像虚空中的一点萤火,照亮了眼前的一小片空间。他们一路下行,像是走向无底的深渊。莱戈拉斯深吸几口气让自己保持冷静,调动一切感官收集线索。火把的光线照不到顶,潮湿的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腥臭和腐烂的气味,水流声从脚下深处传来,似乎一直连接到地下河。他猜想自己走入了一个巨大的洞穴当中,像是溶洞或大规模的陵墓。

忽然,远处出现了点点亮光,一副暗淡的图画从漆黑的背景上显现出来。莱戈拉斯知道自己猜对了一半。这个洞穴比他所能想象的还要大得多,远处的洞壁上布满了幽深的的小洞,将石壁啃噬得千疮百孔。三两个小洞中闪着微光,像是黑暗中无神的双眼。破损的石道如蛛网一般纵横交错,从洞穴的门口延伸出来聚往一处,又向深处的黑暗中蔓延。莱戈拉斯从一闪而过的火光中窥见洞穴中零星散布的石柱上破损的花纹,还有脚下的石砖上模糊的雕刻。这些不知年岁的艺术品同它们组成的这座壮观的建筑一样,已被时光和尘土腐蚀了面貌,再不复当初的生命力,仿佛一具巨人的尸骸,光洁的皮肤和健壮的肌肉早已随时间腐朽消散,只留下苍白脆弱的骨骸留给后人哀悼。

莱戈拉斯心中忽然升起一种奇异的悲哀,压在他心头喘不过气。

带他来的人从进入大门就开始唱歌,脚步也随着歌声慢了下来,缓慢的节奏在空旷的空间回想,格外低沉而哀婉。当时莱戈拉斯只隐约听见几个熟悉的词,很久以后他才知道这首歌全部的意思。

“北风呼啸穿过密林,

山毛榉在低低哀泣,

古老的王座仍然矗立,

它的主人却不在那里。

 

昔日的王国美轮美奂,

星光之下言笑晏晏,

而今一切已成往昔,

歌声欢笑渐行渐远。

 

秋叶飘零风中起舞,

我的亲族远离故土,

跋山涉水无处可依,

茫茫人世魂归何处。

 

冬雪无情冷彻四方,

我的亲族远渡重洋,

一叶扁舟顶风破浪,

不知可曾寻到彼方。

 

无尽的悲叹在洞底回响,

再也不见春之繁盛和夏的辉煌,

若您能听见呵我的王,

何时再归,重现荣光!”

 

他们一步步走入洞穴的深处,远处的亮光也渐渐大了起来。莱戈拉斯终于看出那其实是一团篝火,被几点晃动着的橘红色围绕着,应该是火把的光。快到近前,他才看清,亮光的周围还有一片黑影。那是十几个人绕着篝火站成一圈,众星捧月般的将两个人围在中间,他们背对着火光,看不清面貌。

走在前面的人上前,向站在中央人中的一个说了几句话,像是在报告。那人回应了一句,像是首领一般招手示意。莱戈拉斯立刻被两人押着带往人群中,刚走到火光能照到的范围里,忽然听到有人叫他的名字。

“莱戈拉斯!”

他抬头一看,人群中央高大的身影转了过来。他抬手挡住亮光,那人的面貌清楚了些,正是瑟兰迪尔!他站在首领模样的人身边,侧身看向莱戈拉斯,脸色似乎有些担忧。

莱戈拉斯又惊又喜,一时都忘了自己还被押着,正想跑到瑟兰迪尔的身边,刚迈开一步眼前的情景便让他顿住了。篝火周围的人齐刷刷的看向他,脸上带着惊讶,有几个甚至可以称得上惊恐。他们中有的穿着和带他来的人一样的猎装,有的穿着奇怪的长袍,但都没戴兜帽。于是,莱戈拉斯清楚的看到了他们的长发,还有长发中露出的尖耳。

他们是精灵。

-----------------------

这一节po主是带着丑媳妇见公婆的心情贴出来的

(虽然翻之前写的部分也是卧槽居然敢放出来的心情

天知道我上次写诗一样的东西是十几年前的事了

虽然自曝其短但为了把故事交代完整还是……写了,求轻拍(*/ω\*)

PS.其实人精共存设定可扩展的东西非常多,有好多人写过,也是这篇的灵感来源之一。不过大概因为我比较悲观主义,和别人的相比这篇的设定比较……另类。深究的话还是没能延续原著的世界观的,而且随着对原作理解的加深,我的想法也有变化,不过为了故事的完整性,剧情走向依然会按照原本的大纲来,只有细处稍有变动。就请把它当做是瑟莱的一个可能性好了。

欢迎讨论,谢绝谈人生哈哈哈……

评论(23)
热度(61)

© 袖小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