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巨雷雷雷雷雷雷雷雷雷雷雷雷雷雷雷雷雷雷雷雷雷的脑洞

叶子女体注意!!!!!!!!!!

 

原梗来自密林小哥王子莱戈拉斯

 

看了若干天后突然一个完整的故事线跳进我的脑子里了

 

很俗气的故事,而且人物性格炒鸡OOC,相当于原创了

 

所以有点犹豫要不要写,先放着吧

 

请务必做好心理准备再往下拉

 

--------------------------------------------------

 

 

 

 

 

 

 

 

 

 

 

 

 

 

 

 

 

 

 

 

 

 

 

 

 

 

 

 

 

 

 

 

 

 

 

 

 

 

 

 

 

 

 

叶子妈是个交际花,十几岁因为年少无知生了叶子,后来每天只想着吊男人,也不怎么管她。

 

瑟(二十五岁)的婚约者在结婚前夕去世。

 

瑟在某社交场合认识了叶子妈(三十岁),被她的美貌吸引。

 

后来瑟因为叶子妈见到了叶子(十三岁),觉得这姑娘温柔善良,像天使一样,瑟想有这么可爱女儿的女人一定不会是坏人,下定决心娶叶子妈,而且决定一定要对叶子好。叶子因为瑟的温柔(从来没有男人对她这么好)喜欢上了他。

 

瑟与叶子妈结婚,叶子也跟着一起住。婚后瑟发现叶子妈懒惰贪婪,而且对叶子不怎么好,两人常有争吵。

 

但瑟一直对叶子很好,给她买漂亮的衣服和首饰,请老师教她读书。叶子变得活泼开朗了,也更加喜欢瑟了,开始只是单纯的少女的仰慕,但后来她无意中偷看到瑟和叶子妈OOXX,惊恐的发现自己嫉妒自己的母亲,叶子感觉很愧疚。

 

女人总是敏感的,叶子妈觉得瑟对自己的态度不如从前和叶子有关,因此对叶子的态度越来越差,甚至辱骂她。叶子一直小心翼翼,甚至刻意疏远瑟,但是叶子妈依然很暴躁。

 

一次瑟为了改善家庭气氛,带叶子妈和叶子出去游玩(这时候叶子十五六岁),叶子妈和叶子站在桥上,突然吵了起来,叶子妈说话太过分,叶子生气的推了她一下,叶子妈没站稳,从桥上掉了下去了。

 

瑟当时站在远处,看到叶子妈掉下去赶快跑过来,看着叶子的眼神非常惊讶。

 

叶子妈很快被仆人救了上来,但是已经太晚了。

 

从此叶子和瑟的关系降到冰点。叶子觉得自己杀害了自己的母亲和瑟的爱人,是个罪人,虽然是无意的。瑟其实在远处就看到叶子妈和叶子争执,但没有阻止,他觉得自己为了叶子居然希望叶子妈死去,因为自己的私欲害死了叶子唯一的亲人,自己是个罪人。

 

瑟没有要叶子搬出去,但是两人的关系变得非常僵硬。(没有中间的阻碍了,但是两个人心里都有很大的障碍,跨不出那一步又阻止不了自己的欲念)表面上还是养父和养女,对外而言叶子的身份地位就如同瑟的亲女儿。因为叶子的美貌大方,有很多人表现出爱意。

 

一次聚会上叶子和贵族男青年炮灰甲表现亲密,炮灰甲一激动就向瑟提出求婚,瑟当时没表现什么,只说叶子还小,再等等。

 

结果会后回家瑟暴怒,把叶子强X了。

 

叶子当时害怕反抗,但反抗不成就默默承受了。事后她觉得有些害怕但是觉得这或许才是瑟对她真正的态度,恨她,想在她身上发泄怒气。这样的承受让她觉得能弥补一点自己的罪过。心底深处还有点暗喜,觉得和瑟接近了一点。

 

瑟那边则是非常悔恨,他觉得违背了自己对叶子的承诺,说要对她好却伤害了她,但是又控制不了的渴望。

 

之后就是“招惹爱慕者,惹怒瑟,强X”的循环。

 

后来碰到一个特别执着的追求者A(二十出头),说的话格外惹恼瑟,瑟言辞拒绝。发生了小王子写的那部分的事情。(这里应该有细致一些的心理描写,莱一直带着献祭的心态面对瑟的粗暴,已经习惯这种恶劣的关系和循环了,但因为没有未来而感到犹豫和惶恐。)

 

第二天,A偷偷跑来见莱,莱从窗户里和他对话。A发现莱身上的吻痕,惊道瑟对你施暴?莱很惊慌,又赶快对A说没事让他保密。A误以为是瑟逼迫威胁她,越发坚定了要救莱出火坑的决心。A笑说让莱亲他一下就帮她保密,莱只好从窗户伸出头亲了一下他的脸颊。这一幕正好被瑟看到。

 

实际上,瑟那边每次对叶子施暴对自己的憎恶就多一分。想不出怎么能改变两人的关系,但觉得应该停止这种行为。正好A又找他理论,他的执着多少打动了瑟,瑟想起莱亲A那一幕,以为莱真喜欢A,答应让他带走莱。

 

莱知道后,难过又绝望,以为瑟终于不要她了,伤心的跟A走了。

 

A对莱很绅士,答应等莱心情平复再结婚。莱思念瑟,心情也不好,但A总是努力逗她开心,带她出去玩,叶子渐渐心情好了些。两人在外面再次碰到了瑟,叶子趁A不在眼前的时候和瑟交谈,瑟很挂念她,问她好不好,言辞温柔了很多,叶子几乎落泪。但两人的对话被A打断了,A对瑟表现出强烈的敌意。

 

瑟离开后叶子就晕倒了,A以为瑟说了什么刺激到叶子,请来医生为她诊治,结果发现叶子怀孕了。A没有告诉叶子,认为瑟必须为他给叶子造成的伤害付出代价。他暗地里调查叶子妈的事,以谋杀罪把瑟告上了法庭。

 

叶子在A家中调养了一阵,因为思念瑟反而憔悴了。后来佣人无意中透露,瑟被抓了,因为被指控谋杀叶子妈。叶子待不住了,跑到审判瑟的法庭上说杀人凶手是自己。庭上所有的人都非常惊讶,叶子强撑着不晕倒,把当天的事情复述了一遍,并且保证,瑟不可能是杀人凶手。法官宣布推迟审判,进一步调查,并且把叶子也拘捕了。

 

叶子和瑟在类似拘留所的地方见了面,通过警察之口进一步互通了心意:“按理说以你们的关系应该把罪责推给对方,结果你们居然都往自己身上揽”(按这个设定时间应该是近代,例如17、18世纪的样子,有没有类似拘留所的地方还不知道,这个可以改)

 

再次庭审的时候法庭基本上认为叶子是凶手,这时候A站出来说她是孕妇,不能判她死刑。瑟听了大惊。庭后A与瑟对峙,A说你不配她为你去死,瑟很冷酷霸气的说:我不会让她再为我受伤。

 

瑟调动全部力量,终于找到重要证人,叶子妈掉下去的桥年久失修,栏杆不牢固,所以她其实是失足落水。

 

叶子被宣判无罪释放。

 

庭下瑟和叶子终于能放下所有的心理负担在一起了。叶子正式成为瑟夫人,生了个漂亮健康的baby。

 

-完-

评论(36)
热度(39)

© 袖小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