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灵骸骨11

预警!!!!!

--------------------------

爱隆也一夜未眠。
直到半夜医院才传来消息:两名工人中毒并不严重,经过抢救已无性命之虞。叫救护车时他也让助手报了警,电话里警察虽然说第二天才能处理,但还是连夜派了两个人来。一个面红体壮,看起来有些粗鲁,另一个身材瘦小,留着小胡子,眼镜下的褐色眼珠骨碌碌直转。爱隆直觉这两个人不太可靠,但还是向他们讲述了古墓被盗和工人中毒的经过。当时已经是后半夜,两名警员打着手电不在焉的四处查看了一番,同爱隆商定第二天再到古墓查看就去休息了。留下他一人等待队员们寻回失踪的阿拉贡和莱戈拉斯。
等他们回到营地太阳已经升起来了。爱隆一见到莱戈拉斯和瑟兰迪尔就长出一口气。他板起脸想训斥这对不省心的师徒,但最后只是用布满血丝的眼睛瞪了他们几眼,说了一句:“吃点东西,去睡一觉。”
三个人一起吃了简单的早餐。莱戈拉斯一直想把之前被打断的话说完,却碍于爱隆在场无法开口。另外两人似乎也提不起精神交谈,用餐便在沉默中进行着。
瑟兰迪尔刚吃了几片面包,喝了一杯牛奶便起身离开,还未走出帐篷,莱戈拉斯便出声把他叫住。
“教授!”
瑟兰迪尔转过身。莱戈拉斯站在桌前,看着他欲言又止,但急切的表情让瑟兰迪尔立刻明白了他心中所想。他沉吟片刻,对学生微微摇了摇头,扭头走出了帐篷。
考古队在他去镇上的时候备好了新帐篷,还体贴的把行李都搬了过去。瑟兰迪尔在助手的引导下来到新住处,虽然塑胶味有些刺鼻,但毕竟空间大了一倍,甚至还放置了简陋的书桌和洗脸台。瑟兰迪尔脱下外衣,躺在床上仰望着篷顶沉思。他长年练习击剑和长跑,几十个小时不眠不休对他来说并不是难事,但此刻,他需要一点时间独处,来仔细思考过去二十四小时所发生的事。
在森林中,他刻意回避了莱戈拉斯的问题。这孩子总是那么敏锐而直接,然而这一次,与新年酒会之后一样,瑟兰迪尔无法正面回答他。对着那双真挚而渴切的眼睛,他说不出让他失望的话。
但同样的,他也无法解释另一个选择对自己的强烈诱惑。他的理智近乎刻薄的述说着这个决定的荒谬,但当他回忆起那些蜿蜒曲折的石道上回响的脚步,回忆起那些精灵眼中的热泪,他的内心动摇了。精灵的出现唤醒了他灵魂深处沉睡的碎片,它像林间的古墓一般,被长久的遗忘在某个角落,蒙着厚厚的尘埃等待着在某一天被找到、被擦亮、显现出它应有的慑人光彩。
如果莱戈拉斯不出现,或许他会答应精灵们的请求。
突然出现的想法让瑟兰迪尔自己也微微吃惊,但一转眼他就将它否定了,却又对这样的否定感到怀疑。尽管这样的优柔寡断为他所不齿,但他也不得不承认自己的迟疑和彷徨。直觉告诉他精灵们还有所保留,比如王宫中唯一紧锁的房间,比如王室成员画像中空缺的部分,又比如国王书房中明显不是成年精灵所使用的桌椅……这些细节或许并不重要——精灵们不可能在几个小时之内讲清楚精灵王几千年生活的全部——但却像幽灵般在脑海中徘徊不去。
他忽然想起了那个头冠。他清楚的记得最后一次将它拿在手里的情形,记得它繁复的样式和精致的线条。瑟兰迪尔闭上眼睛,头冠上白宝石的似乎就在眼前发出淡淡的光辉,在稀薄的空气中交织出淡金色的线条,被淡金长发温柔勾勒的明丽面庞也越来越清晰。精灵少年对他笑着,蔚蓝的双眼里满是恋慕。
“Ada……”
甜蜜的爱意像兰香填满了他的心。恍惚间,他看到自己在星光下亲手为少年戴上象征王族的头冠,将甫成年的王子揽入怀中,轻吻他的额头。子民们在高声欢呼,少年转身同他并排站着,一手抚上胸口,优雅的躬身向臣民致谢。他淡然的致以王的祝福,目光却飘向那一段雪白的脖颈……他们避开欢庆的人群,在森林的隐秘处痴缠,少年迷醉的双眸和湿润的红唇让他情难自禁,青涩的身躯不堪情热的冲击,纤细的手指在他背上留下交错的爱痕……
此后,他看到少年在每一次履行过王子的职责,趁着浓郁的夜色来到他的寝宫,羞涩而急切的向他倾吐思念,而他也给他同样炽热的回应。少年的身形一次比一次挺拔,神色也一次比一次从容,对他的爱意却同他的青春一样从未消减。
他看到自己一次次目送他离开,用王者的镇定和从容掩去胸中的担忧和不舍,等他重回自己的怀抱。直到那一天。
他的少年说,想去遥远的蒙福之地看一看。
他答应了,甚至没有询问原因,与之前他每一次离去一样。
少年造船时,他一直陪在他身边,亲眼目睹它从几条龙骨长出坚实的甲板和高大的桅杆,高昂的船首像是少年无限的热情和勇气。
少年启程远航的那天,站在船头向他笑着,面容如阳光一般灿烂。他回以微笑,心中前所未有的平静,或许是因为他早预料到这一天的到来,或许是因为来自诸神的不祥暗示。
既是罪孽,总要有人承担。
他微笑着目送张满帆的船向海平线飞驰而去,世界的色彩也随着它的远去渐渐消褪。
他在黑暗中缓缓下沉,四周只余空茫和孤寂,他却只觉得满足而安详。他的少年将带着他们最真挚的爱恋在无忧的彼岸生活下去,就像他记忆中那样,永远对这世界满怀热忱和好奇。而他,将带走他们所有的痛苦和悲伤,与他一起永久埋藏在地底。
就在他以为这就是永恒的时候,忽然听见少年的哭喊。声音穿过遥远的时空变得模糊,他竭力想起身听清楚却连一根手指都动不了。悲伤和恐惧瞬间席卷全身,将他向更深的黑暗中拖去……
“莱戈拉斯!”
瑟兰迪尔惊叫一声醒了过来。他急促的喘着气,刚才的梦太过真实,胸口仍然隐隐绞痛。瑟兰迪尔再度闭上眼:梦中的场景在他眼前盘旋,最终在精灵王子面容定格。
“您会慢慢明白这一切的。”
他想起首领的话,下意识的抬手抚上眼睛,这才发现自己已经泪流满面。
瑟兰迪尔深吸了几口气,起身到角落里洗了把脸。镜子里的自己过于狼狈,他找出剃须刀刮去几日未曾理会的胡茬。待他再一次擦净脸,镜中的男人忽然变得熟悉又陌生,光洁的额头和下巴渐渐与精灵王宫中的壁画重合。
瑟兰迪尔皱眉,镜中人的表情显出他习惯的冷淡和不屑,那双锐利的蓝眸更为相似了。
“哼!”

瑟兰迪尔随手把毛巾扔进水盆,转身出了帐篷。

--------------------------

脑补的时候感觉:卧槽好虐!

写完感觉也就那么回事

明天暂停这篇写肉,不然要被嫌弃了(其实已经被嫌弃了

遁了

评论(31)
热度(85)

© 袖小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