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人教育(三)上

大家月饼节快乐!

 @失角鹿 点的69梗,因为单是69感觉太普通所以我给挪到树上了(*/ω\*)

只写了一半,贴在这里,能贴出来说明……你们懂的

争取十一前搞完,因为十一要出去玩啦嘿嘿嘿嘿

-----------------------------------

莱戈拉斯不知道事情怎么会演变成这样,此刻,他正和他的父亲瑟兰迪尔身体交叠着躲在巨大的树冠里。他的脸正对着伟大的精灵王陛下引以为豪的武器,即便是隔着衣料,也能感觉到它散发出的热气和雄性荷尔蒙,稍稍一偏头,便能透过树叶看到正在树下来回巡逻的精灵士兵。

“快点,莱戈拉斯!”有些急促的调笑和臀肉和腰侧的揉捏都在催促着他,他似乎感觉到了喷在自己股间的热气。

“不知羞耻的老精灵!”莱戈拉斯腹诽着,头却认命的低了下去。

 

大约半个小时以前,莱戈拉斯刚从树上的午睡中醒来,他舒展了一下身体,留在枝叶间继续享受一次漫长任务后难得的闲暇。这是密林里最老也最高的一棵树,离王宫很近,许是经历了太多年岁的磨难,它竟长成了虬曲而繁茂的姿态。在树冠的中部,几根粗细交错的树枝织成了一小片网,而上部的枝叶竟也温柔的绕开,形成了一间小小的、天然的树屋。自从淘气的幼年王子头一次发现个神奇的所在,这里便成了他的秘密天堂。自小到大,莱戈拉斯总会在晴朗悠闲的午后来到这里,享受片刻静谧的独处。只是近几年来得越来越少,一半是因为他已经担起了成年王子的重则,可自由支配的时间减少许多,但多半还是因为他的空余时光大多花在和国王共处上。

想起瑟兰迪尔,莱戈拉斯的嘴角挂上了微笑,他还记得中午自己离开时国王脸上克制的失望和不快。

“Ada,你教过我,要学会忍耐和等待。”在精灵王的耳边轻轻留下这句话,莱戈拉斯翩然而去。他倒是愿意和爱人分享自己的小秘密,可谁叫他今天下午有一个重要的会议呢?

能让强势而高傲的国王吃闷亏的时候不多,回想起当时的情景,莱戈拉斯笑得更开心了。他头枕着双臂,闭上眼睛让阳光透过枝叶的缝隙落在脸上,轻柔的热度让他想起瑟兰迪尔的吻。

“在想什么呢?我的小叶子?”(求问精灵语的小叶子)

忽然响起的说话声吓了莱戈拉斯一跳,瑟兰迪尔不知什么时候已经上来了,正站在旁边的树枝上俯视着他(别问我大王用神马姿势上树),背后的阳光模糊了他的表情,却给他镶了一圈金边。

“A、Ada!”莱戈拉斯连忙坐起来,红着脸说:“你、你怎么知道这里?”

“呵呵,”精灵王轻笑着跨到莱戈拉斯所在的树枝,他已经换下了议政时穿的长袍和王冠,步伐灵活,“你的事情我无所不知。”

“树床”的宽度只容一人,瑟兰迪尔抱起莱戈拉斯,让他趴伏在自己身上,两人胸口紧贴着躺在树冠小小的空间里。

四下无人,莱戈拉斯默许了这只有在幼年和国王的寝宫里才会呈现的姿态,以手轻抚瑟兰迪尔的胸口,口中的话语却还是一样的顽皮。

“你派人跟踪我吗?”

瑟兰迪尔胸口的震动随着笑声传遍莱戈拉斯全身。他在儿子唇上轻啄了一下,回答道:“当然不是,以前,我也来过许多次,自己一个人……”在那些最痛苦的年月。

从父亲蓦然暗淡的眸色,莱戈拉斯意识到不该让他说下去,于是他主动以吻封缄,唇齿缠绵间,甜蜜的温热缓缓滋生。

“但我敢说,你没我对这里了解的清楚。”莱戈拉斯舔掉嘴角的银丝,抵着国王的鼻尖微微喘息着说道。

“是吗?比方说?”

“比方说,把那片树枝拨开,能看到王宫大门的尖顶,在夕阳西下的时候特别美。”莱戈拉斯说着坐起身,跨在父亲身上掉个头,向树枝末端爬去。

精灵的体态轻盈,这样粗壮的树枝,即便是站在末端,莱戈拉斯也有把握不会掉下去。但他还未挪动一寸,腰已经被一双大手制住了。

“不用急,莱戈拉斯,我想到了更有意思的事情。”


评论(14)
热度(51)

© 袖小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