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际迷情

给 @失角鹿 太太写的gayst,还未完成,为了证明我没有偷懒,把能放的放上来好了

触手+强X+产卵+生子,大写的污!超大写的OOC!雷者慎慎慎慎慎慎慎!

PS.感谢鹿太太赐题目2333333

----------------------------------------------

公元3XXX年,奥杜斯联邦舰队在半人马座α星系发现一颗行星。这颗被命名为TL1416的行星上不仅有维持人类生命所必须的淡水,还富含制造太空航行能源所必须的物质。对处在困顿中的舰队而言,这一发现无疑成为一针强心剂。但天不遂人愿,先头部队刚刚登陆就和与他们同时到达TL1416的外星军团——莫武德王国军队产生了冲突。一场针对领地和资源的争夺战就此拉开序幕……

“冲啊!勇士们!为我们的明天而战斗!”莱戈拉斯高呼,嘹亮的呐喊通过无线电波传入每一个士兵耳中。统帅之子一呼百应,奥杜斯士兵们发动战斗飞船,整个军队如一把利楔刺向莫武德的大本营。莱戈拉斯的飞船像一颗流星,领头冲进敌人的营地,他双眉紧蹙,心中反复默念着:此战——必胜!

奥杜斯舰队渴望一次真正的胜利。这些外星人除了习惯戴面具,外表与地星人类并无二致,但体力和战斗技巧却不可同日耳语。他们数量虽不及奥杜斯军队,却以以一敌三的战力打得人类连连败退。最近一个月,奥杜斯的领地面积甚至从与对方平分秋色到退缩星球一隅,统帅哈迪路连日愁眉不展,整个舰队上下也都弥漫着消沉的气氛。直到莱戈拉斯在几日前的战斗中击中了莫武德军队的旗舰,才挽回一些士气。此后,莫武德人突然减弱了攻势,甚至将大部分部队撤退到大本营,闭关不出。

舰队指挥部连忙开会讨论战略,就在高层们对追击还是观望争执不休时,年轻的莱戈拉斯忽然站起身,大声说:“你们还在犹豫什么!很明显我们击中了那些外星人的要害,这是把他们撵走的最好时机!给我一百个最有经验的战士,我领队去突袭他们的大本营!”

语毕会场一片沉默,包括哈迪路和几位元老不是不明白莱戈拉斯计划中的危险和鲁莽,但这或许是奥杜斯舰队的唯一机会,待敌人修养恢复后他们可能再无还手之力。左思右想之后,哈迪路终于不顾夫人和几位老将的反对,为儿子召集了一支二百人的精兵,又单独派了两支部队作为后援。好在因为莱戈拉斯的威望,战士们都表现出视死如归的决心,让这位父亲多少感到些宽慰。

行动比预想的还要顺利。莱戈拉斯特地选在莫武德人惯常休息的傍晚发起攻击,营地的守备力量很弱,突袭部队竟如入无人境。他们不仅很快达成了目的,甚至几乎没有伤亡。

“将军,任务已完成,是否返回?”耳机里响起副将费伦的声音。

“返回!”莱戈拉斯回答,驾驶飞船绕过破损的雷达和冒烟的弹药库,营地中最大的建筑映入眼帘,那是莫武德的指挥部,也是首领居住的地方。

“费伦,你带着部队先回去,我去那里看一看。”

“莱戈拉斯殿下!”费伦情急之下连称呼都叫乱了,“那是他们的核心,这样进去太危险了!”

“我只是潜进去探听一下情报,很快就会脱身的。”如果可能的话,连他们的首领也一起杀掉。这句话莱戈拉斯当然不会说出来。

费伦和莱戈拉斯一起长大,知道拗不过他的倔脾气,只好让另一位副将领兵回营,自己陪着不怕死的殿下去冒险。

他们将飞船停在隐蔽处,换上莫武德士兵的衣服,趁乱从侧门潜入指挥部。出人意料的,指挥部的戒备并不严,他们很容易就进入了首领所在的核心楼层。

“他们的房子其实和我们的没什么区别。”走廊里空荡荡的,莱戈拉斯一边留心观察各个门口,一边小声同费伦交流,语气中透着隐隐的失望。

“是啊。”费伦点头,想起方才碰到的几个莫武德士兵,又补充道:“长相也是。不明白为什么总要戴个面具,搞得神神秘秘的。”

“嘘——你看这个房间。”莱戈拉斯突然停下脚步,指向走廊中间的一扇门。它不仅比其他要大,周围的装饰也更繁复华丽。

“应该就是这里了。”

门上有个很复杂的电子锁,看了半天也不知怎样打开。莱戈拉斯不抱希望的推了一下,门竟然开了,两人对视一眼,前后步入房间。里面空无一人,中央是一张巨大的金属书桌,后面有张宽大的扶手椅,背面墙上有个浅橱,摆了些酒和简单的装饰。

莱戈拉斯走近书桌摸了一下,电子屏正在待机,似乎需要指纹才能解锁。

“和我爸的书房一个样。”他有些失望的耸耸肩,对费伦下了指令:“你去别的房间看看,我在这里找找有没有什么有用的东西。”

“那我们十五分钟后在门口汇合,殿下不要久留。”

“没问题。”

费伦不放心的看了他的长官一眼,走出门去。

房间里只留下莱戈拉斯一个人,他试着点了几个按钮,可惜看起来有用的内容都是加密的。他随手一划,泄气的坐进椅子里。忽然身后传来“咔嗒”一声响,莱戈拉斯立即回头,酒柜缓缓自动挪开,露出漆黑的门洞。“居然还有一间!”莱戈拉斯猛地起身,谨慎的向里看了几眼,走了进去。

当眼睛适应了暗淡的光线后,莱戈拉斯发现这是间卧室,与外间的书房一样宽大而简洁。中央的大床上有一团黑影,似乎还在缓缓蠕动着,像是人的身躯在不安的扭动。

莱戈拉斯咽了下口水,握紧腰间的小型量子枪,放轻脚步向大床靠近。

“#$%?”床上忽然响起人声,低沉沙哑,似乎压抑着痛苦。

莱戈拉斯对莫武德语所知甚少,但也听出那个词是“谁”,他脚下一顿,随即加快步伐,打算不管那人是谁给他一击毙命。身后传来“啪”的一声巨响,他下意识扭头一看,暗门关上了,阻挡了来自外面唯一的光线。

莱戈拉斯的心跳急剧加速,举起枪对着床上正想攻击,手上却被什么东西猛地一击,将枪打落在地。他正要伸手去拣,枪却自己向着离他越来越远的方向挪动。他惊奇的睁大眼睛,一根绳子一样的东西缠住了枪柄,向后撤去。那东西在黑暗中发出淡淡的绿色荧光,像是扭动的藤蔓。

 【中间3500字发生了什么请自行脑补或等本子】

触手直到彻底软下来才撤出年轻军官的身体。莱戈拉斯甚至来不及说一个字便陷入了昏睡,朦胧中,他看到的最后景象是一片黯淡的金色。

 

莱戈拉斯醒来看到的第一个人是陶瑞尔。

他的未婚妻一脸担忧,一见到他醒了就尖叫着“谢天谢地”跑了出去。很快便来了一大群人,有他的母亲、费伦、两个熟悉的高级军官还有五六个医生模样的人,把他的床围得水泄不通。

应付完医生的检查和一大串问题,莱戈拉斯终于有时间从母亲哽咽的叙述和其他人的七嘴八舌中了解到自己的处境。自从后援部队把他和费伦从莫武德大本营救出来,他一直不省人事,哈迪路当即宣布全面停止进攻,同他的母亲和几个亲随来到距离TL1416最近的有生命星球——RD210为他医治。哈迪路随即返回TL1416主持战局,留下妻子和准儿媳在床前照料。尽管RD210拥有近千光年内最著名的医院,莱戈拉斯还是昏睡了近一个月才醒来。

在观察两天后医生便准许莱戈拉斯出院了,或许是对之前的事心有余悸,他的母亲——安迪娜将军禁止他回到TL1416参战,以学习战斗理论知识为由命他留在RD210修养。莱戈拉斯跟着白胡子的老师听了一个星期的课就无聊得要发疯,期间他父亲来看过他一次,但无视了他想回到战场的要求,径自返回了TL1416的驻地。莱戈拉斯气得要抓狂,便但很快他便有了新的烦恼。

他察觉到自己的身体发生了一些变化,虽然外表并没有任何异样,却时常腰膝酸软,胸口也没来由的悸动。夜深人静的时候,莱戈拉斯总能感觉到腹中深处翻涌的热流,只要他将手覆在小腹上,甚至能描摹出它的形状。他的身体一向健康,如果出现什么状况,只可能与莫武德营地不堪回首的遭遇有关。他听到过许多被外星生物植入寄生体的先例,这些阴险的外来户会一点点蚕食宿主的生命,作为自身生长的养分,直到强大到足以取而代之,而可怜的被寄宿者却只能坐以待毙。

年轻的统帅之子又惊又怕,却又找不到一个人来倾诉。刚醒来时,他曾偷偷问过费伦自己被救出时的情况。费伦告诉他,当时他如约回到书房,却不见莱戈拉斯的踪影。他以为莱戈拉斯又去了其他地方,便将整个楼层又仔细搜寻了一遍,依旧一无所获。焦急又无奈的费伦只好再次返回他们约定的地方,莱戈拉斯却躺在书桌前的地板上,正昏迷不醒。费伦将他带出莫武德指挥部时,援军已经赶到,护送他们回到奥杜斯营地。

莱戈拉详细询问了当时自己的状态,费伦想了想,诧异的说和他们分开时没什么两样,只是看起来出过很多汗。

当时听完这一切,莱戈拉斯暗自松了口气,看来双亲、费伦和其他人并不知晓自己的真实经历。他也曾翻看医生的报告,只写了四肢和腰腹有捆绑的痕迹。可这些曾经为他保全尊严的记录,如今也成为坦白的阻碍。安迪娜见他茶饭不思,只当是她因为不能回去参战闹脾气,铁血的女将军当即宣布撤掉食物,如果莱戈拉斯不想吃饭,就饿到他想吃为止。

莱戈拉斯无意与母亲顶嘴,左思右想之后,只好找青梅竹马的陶瑞尔商量。先前她因有军务回到TL1416,收到未婚夫的信息便立即赶了回来。

“莱戈拉斯!你怎么瘦了这么多!”陶瑞尔一见到他就惊叫。

“陶瑞尔,我有话对你说。”莱戈拉斯无力的摆摆手,表示自己并不想寒暄。

“呃……难道……你看出来了?”陶瑞尔的脸色突然白了。

“什么看出来了?”这回轮到莱戈拉斯惊讶了。

“奇力的事……”

莱戈拉斯想了想才回答:“……那个四军的上尉?”

“是的,他刚刚升任少校了。”陶瑞尔的脸突然又绯红一片:“他向我求婚了。”

“呃……”

“他喜欢我很久了,因为你一直昏迷不醒,才忍不住向我求婚的。我知道这对不起你,莱戈拉斯,但我答应了。我喜欢他,我和他之间有那种我一直希望我和你会有的那种感觉……你应该明白的,我们一起长大,但你对我更像个哥哥……”陶瑞尔连珠炮似的说了一长串,转过头去不敢看他。

莱戈拉斯一时不知如何回答,他对陶瑞尔的确只有兄妹情谊,因为父母坚持既然作为继承人,年龄到了就应及早定下婚事他便同意了,他还从未认真考虑过婚姻和爱情的问题。召唤陶瑞尔的时候,他甚至未曾想到两人的婚约关系。不过这些和他当前的心事比起来都不值一提。

“好吧,祝福你们,我会去和父亲母亲解释……”莱戈拉斯终于干巴巴的回答。

“哦!谢谢你莱戈拉斯!”陶瑞尔握住他的手,嘴唇激动得微微颤抖:“你永远是我敬爱的哥哥,只要你需要,无论任何事我都会努力去做!”

“谢谢……实际上,我的确有件事需要你帮忙。”

陶瑞尔摆正身体,做出一副洗耳恭听的样子来。

莱戈拉斯将自己身体的异状简单讲述了一遍,只说怀疑自己被植入外星生命体,避而不谈怀疑的缘由,最后他提出了要求:“可否请你的父亲悄悄来一趟,私下为我诊治?”

“请父亲来当然没问题,可是你为什么不请这里的医生来看呢?”陶瑞尔的父亲是奥杜斯最好的军医,但比起RD210的名医自然略输一筹。

“他们一定会把诊断通报给我父母的,我不想让他们担心,尤其是,如果我的怀疑是真的……”说到后面,莱戈拉斯的头和声音都低了下去。

“好,我答应你去找父亲。但别这么悲观,或许打几针就好了。”陶瑞尔扶着他的肩膀安慰道。

 

三天后,陶瑞尔的父亲到达RD210,在自己的医疗飞船上给莱戈拉斯做了一次全面检查。结束后,头发花白的医师看着结果眉头紧锁。

“很不幸,殿下,您的身体里的确有个什么东西,但是凭借我的设备,无法查明是什么。如果之前的体检中医生没有检查出来,说明这个异物是在生长的……”

这样的消息无意晴天霹雳,莱戈拉斯的脑中一片轰鸣,连医师让他到原先的医院复查的建议都没听见。

回到住处后,莱戈拉斯同母亲共用了一顿和睦的家庭晚餐。席间,年轻的绅士温和有礼,耐心的听着母亲的教导,甚至体贴的为她剥开贝类的壳,撒上酱料。安迪娜以为儿子终于想通,决定静下心来听从她的安排,当即展现了一个母亲的慈爱和大度——为莱戈拉斯放了两天假。

 

第一天,莱戈拉斯在距离住处不远的山坡上独自坐了一整天,直到恒星的光芒开始暗下去才回到自己的房间。

第二天,莱戈拉斯比前一天更早出发,沿着山坡多走了一阵,在坡顶一棵大树虬结的树根上坐下,远离人们的视线。

前些天他上课走神时就一直透过窗户看着这里,平缓的山丘、枝繁叶茂的树木,像是幼时在地星看过的让他永生难忘的景象,看起来很近,但又似乎永远都到达不了。

然而现在,他正坐在自己梦寐以求的风景里,口袋里还有一把激光匕首。

莱戈拉斯回忆起五六岁时,父亲带他到郊外玩耍,舰队的统帅卸去威仪,笑问自己的儿子:“莱戈拉斯,你的梦想是什么?”

“我要当联合舰队的统领!”小小的莱戈拉斯挥着玩具武器,大声回答。

“哦呵呵!那你可要努力了!”

自此,莱戈拉斯便把这当做自己的奋斗目标,对战斗和指挥颇有天分的他从未让父亲失望过,年纪轻轻便当上了将军,凭借他的骁勇善战,在军队中享有极高的威信。

骄傲的他从未想过,有一天自己会遭受这样的痛苦和耻辱。莱戈拉斯把脸埋进膝盖里,在旁人看不见的地方流下泪水,与其被吸干生命变成怪物,他宁可自己了断。待眼泪终于流尽,他抬起头,取出激光匕首。按钮被按下,红色的光线鲜艳耀眼,像是血管里的最后一滴血。他反手握住,向自己的腹部刺去。

“先生!能借个火吗?”

突如其来的男声吓了莱戈拉斯一跳,手上一松,激光消失了。突然出现的男人正信步向他走来,深蓝的眸子直视着他,身上的长风衣和脑后苍金的长发在风中连成一片。

----------------------------------------------

余下的请等本子哦呵呵呵呵呵呵

评论(41)
热度(79)

© 袖小咩 | Powered by LOFTER